Breaking News
Tappier 輕鬆觸控,精采生活!

科技互動:習慣成自然,讓你忘了它的存在

Google Glass, Jawbone Up, Apple iWatch, …

這些科技產品的共同之處是什麼?他們都是現今最炙手可熱的(這股熱潮會持續加溫)穿戴式科技(或穿戴式裝置),甚至也有聚焦於此類科技的協會與會議組織

那麼,我們是否已經接近電影《關鍵報告》曾經出現過的科幻場景,將使用者與科技流暢地融為一體的操作模式呢?

隱私自有其重要性,不過今天我想來聊聊科技。

科技的互動發展,真的準備好進入黃金發展期了嗎?現在,我能使用電子產品來追蹤、檢視活動,利用手機或平板的應用程式來記錄平日攝取的飲食,甚至在朋友家與Google Glass進行了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從一個科技阿宅的觀點來說,這些都很新潮,但一般使用者的觀感又會是如何?誠如日前部分科技或非科技相關的權威人士所說,消費者對於自己想要什麼是沒有概念的,除非他們親眼見識到這個產品(技術)的能耐。這個論述對於消費者的決策能力可能有點貶抑的意思,換句話說,消費者很難光憑想像就指出哪些事情可以透過某些媒介或創新的方式完成。將科技視為媒介或是達成任務的手段時,消費者必須眼見為憑之後,才會對這項科技有更多的期待與要求。

畢竟,在2007年初,一間頗有規模的行動電話製造商曾進行了一項大型調查研究,研究結果卻指出使用者絕對不會有使用觸控式螢幕的可能性。沒多久,Apple推出的iPhone於該年夏季推出,搭載觸控式螢幕,接下來的發展這裡就不在此贅述了。

我們從上述的例子可以學到什麼?如果我們觀察非產業界的使用者(上述研究的調查樣本為2000名電信業的服務人員),製造商就會知道,使用者選擇使用觸控式螢幕,不僅是出自直覺、而且也是身體自然的反應。操作提款機時,操作者會自然地觸控、點選螢幕上的選項就是一個好例子。

也因此,穿戴式科技將會遵循觸控科技般的發展路徑。人們會觸碰螢幕啟動應用程式,藉由手指和螢幕的單一接觸動作,裝置可以擷取指紋,同時完成身分辨識、驗證,這個動作非但不會改變原有的操作行為,更能整合在使用者與裝置的互動中,隨著時間演進與使用頻率增加,或許新一代的人機互動(human-to-machine, H2M)形式將會因此產生。

人機互動的實現過程需要大量的感測器,這對於Validity[1]來說是件好事,因為我們提供市場最重要的感測器:一個可進行真實身份驗證的媒介。而這個感測器可以讓使用者掌握、設定隱私及身分辨識的嚴密程度,並將身分識別資訊精準的傳送到裝置端,用以確認使用者的身分與操作權限。

面對諸多穿戴式產品的問世,或許大眾對於人機互動的恐懼會隨之消散並且習慣成自然,畢竟,這些只不過是能穿戴在身上的東西嘛!或者就像我一位同事所說:「這玩意兒不是早就有了?就叫做衣服啦!」


[1] Validity已在2013年底被Synaptics收購

☆ 本文轉載自作者:Synaptics生物科技產品部門(Biometrics Product Division)宣傳長Sebastien Taveau
☆ 特色圖片來源:Google Glass, Lubomir Panak on Flickr (CC授權)

Marketing Strategist @早安設計,熱愛行銷與學習,持續關注創業、社群與網路發展。喜歡結交新朋友,歡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