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Tappier 輕鬆觸控,精采生活!

致青春:那些年我們用過的PDA手機

時光不停留,有時就這麼讓人忘記了歲月的容顏。

2008年,北京舉辦奧運的那一年。這張照片裡的兩個人,因為一個晨型人的線上社區而結緣,雖然距離相隔千里、年紀也相差甚遠,但聊起博客、GTD或是PDA手機等彼此喜愛的話題,卻很快就變得熟稔,甚至熱絡起來。

Palm Treo

那時候,iPhone才剛剛推出沒多久,我們都還沉緬在PDA的世界裡,再搭上GTD、時間管理等改善個人效率的話題,科技成了我們天南地北的共通語言,而手中的3C產品(那時,甚至還談不上行動裝置),則無疑是破冰的橋樑。

六年後再相逢,這兩個人的樣貌有些改變,但還是一本初衷,甚至同樣用著iPhone手機。不管在愛范兒或是數位時代,我們都曾有過自己的一片天。我們高談闊論,也喜形於色,談著LINE、微信和自媒體等時興的話題,也以為這個世界的邏輯就是如此這般。

但看到了一斌從背包裡掏出的Palm Treo,再回頭看看桌上的MacBook Air和iPhone,忍不住又激動了一回。

一直很喜歡帶著鍵盤的手機,造型輕快俐落之外,又有幾分內斂的科技感,讓人有一種懷舊的念想。就好像每次見到Doris,總喜歡把玩她的黑莓機一樣,也許這一切都是從Palm和Handspring開始的?那時候,PDA手機帶給我們的震撼,或許難以言喻。更別提意義有多深遠——時間雖然不長,但印象卻很深刻。

用Palm來計時、塗鴉、記事,也用它來管理人脈、時間,還有太多太多美好的人、事、物,盡收那微小的屏幕之中。拇指輕觸鍵盤的快感,至今仍難忘。

但新科技文明的洗禮,總是來得又快又急,當我們無縫地從Palm、Nokia轉移到iPhone,也從鍵盤的國度過渡到觸控的時空中,許多回憶便被束之高閣。而我們,竟也就照單全收,甚至以為數位世界的遞嬗是如此地順理成章了?

良辰美景奈何天 為誰辛苦為誰甜
這年華青澀逝去 卻別有洞天
良辰美景奈何天 為誰辛苦為誰甜
這年華青澀逝去 明白了時間

瘋了 累了 痛了 人間喜劇
笑了 叫了 走了 青春離奇

我喜歡一斌留在微博上的這句話,「岁月是把杀猪刀,可惜没杀掉我的脂肪,却杀掉了回忆。」

但也許回憶一直都在,只是不輕易揭開面紗。就在剛剛這個瞬間,臺北又地震了,微微的天搖地動之中,我可曾淡定?謹以這篇短文,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

謝謝Palm,謝謝Handspring,謝謝那些科技事物的發明者,謝謝我們曾擁有的美好回憶。

Vista來自風城新竹,現居臺北市,悠遊於網路、媒體與科技產業。平常喜歡看看書,寫寫字。曾任《數位時代》雜誌主編,主要關注創業、社群與行動網路發展。文章散見UDN北美智權報天下數位時代ETtodayWired台灣TappierSyncMochaTRIO等媒體或網站,也歡迎造訪我的部落格Facebook粉絲專頁
  • phoenixne

    虽然不用PALM了。但是還是一直把它充滿電 放在書架上。
    偶爾心血來潮把玩一番。
    打字還是喜歡實體鍵盤,IPHONE那種純屏幕的實在不太習慣。

    • Vista Cheng

      嗯,雖然很久沒有使用Palm,但還是很喜歡它的觸感。